独眼龙的出手极其突兀,任谁都没半点防备,司徒莫也是心中震怒,但他到底是身经百战的人,加上处在这样的环境中,警惕性还是有的,于是猛地转身急退,堪堪避开了要害。

独眼龙这一掌直接拍在了司徒莫的肩膀上,一股吸力直接让司徒莫动弹不得,短短几秒钟的接触,他觉得自己体内的力量竟然被吸走了小半,顿时心中大骇。

“你竟然敢对引领者出手,难道你想造反吗?!”司徒莫长剑一挥,逼退独眼龙,怒声喝道。

“造反?”独眼龙冷笑一声,“有了点权力,还真当自己是土皇帝了?而且你搞清楚,不是我对你们出手,是引领者觊觎我家主人宝物,企图对主人出手!”

“主人?”司徒莫一惊,这个独眼龙不是独行侠吗?冒险者大都是如此,但他竟然是有主人的?而且这主人居然就是叶楚?!

司徒莫觉得事情有些超出预料了,他本以为叶楚是独行侠,手底下除了那个深浅难测的宠物,也只有三个人,这三人也只有方家兄妹有战斗力,那木佑是个半脚入土的谋士,虽然不知为何恢复了年轻,但却没啥战斗力。

cxzww.com

本来以为这次针对叶楚的行动十拿九稳,只要提防那个奇怪宠物就行,但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两路人,而且还有一路是跟叶楚一伙的,预料之外的变数让司徒莫心中蒙上一层阴霾。

但事情容不得他多想,独眼龙带领的冒险者跟疯了一样冲了上来,对着司徒莫的人便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攻击。

本来还觉得这些人攻击毫无章法,简直跟地痞流氓打架没什么两样,但司徒莫交手几招便察觉不对,他们和对方的每一次接触,竟然都会流失一大截能量,短短几次交手之后,体力便呈现出不支的征兆。

从旁边队员的表情来,他们遭遇的情况也是一样的,司徒莫脸色凝重:“尽量避免跟他们肢体接触,这些人的功法不对劲!”

“晚了!”司徒莫冷笑一声,他选择偷袭猛攻,就是为了在开始阶段先消耗对手的体力和内力,他知道自己几人实力不如司徒莫的队伍,但要说巧力和阴人手段,十个司徒莫也比不上自己!

而且叶楚传授给他们的功法,最适合这种场合,只要实力差距不是太过悬殊,开头阶段如果能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,那战斗基本上就没什么悬念了。

……

另一边,木佑三人和也他部族派来的人战作一团,木州等人视木佑为叛徒,而且他们带着部族的命令,下手狠辣,招招不留情,每一刀都朝着木佑三人的要害攻去。

木佑心下惨然,他也是这个队伍出来的,知道这些人经历的是怎样的折磨,也知道他们失败后回去必然没有活路,但他自己毫无办法,为今之计也只有将人留在这里。

如果能侥幸活命,这些人留在这里要比回去命运好得多,就算得不到叶楚赐下的草药救命,也能给他们一个痛快,不至于被部族长老们折磨致死。

木州其实何尝不知道这点,他一直以来都能认清这个事实,但对于从小被洗脑的他来说,部族就是他的全部价值所在,每当觉得痛苦的时候,他便用这点来麻痹自己,久而久之,他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成了为部族而战的人,生命中也再无其他,包括自我和自尊。

木州之所以对木佑这么大的敌意,就是木佑现在过得太好,他现在的生活仿佛一记耳光狠狠甩在自己脸上,全盘否定了自己以往的生命价值。

“如果不是你,我本可以继续忍受苦难。”木州双目喷火,目光中说不上是嫉妒还是恨意,自我存在的价值都被否定,木州的整个人生都颠覆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