裕王看到了司马铿这样,非常的不理解,不知道他为何这样磕头。

“好好说话,自己做了什么事情,想必你自己知道,这样磕头没有用,把事情说清楚了,比什么都重要!”张昊站在那里,不悦的说道。

“是。是,还请大人给家人一条活路!”司马铿磕头说道。

“起来!”张昊很不高兴的说道,活路可不是自己能给的,这些都是要看陛下的意思,当然,自己能操作,但是不是谁都值得自己这样去操作。

“是,多谢大人。多谢大人。我什么都说!”司马铿非常诚惶诚恐的站起来,低着头,不敢看张昊。

“你如果真的要说,我就派人到这里来录笔录,如果不说,我也不想浪费时间,反正到时候后果,你自己也是知道的,所以,该如何,你自己衡量就是了!”张昊看着司马铿说道。

“是,我说,我什么都说!”司马铿马上点头说道。

“来人啊,准备取笔录!”张昊开口说道,接着就是往里面走去,

司马铿也是连忙跟上,到了客厅,张昊和裕王坐在主位上,而司马铿坐在下面,对面有几个锦衣卫小旗在做笔录,张昊也不问,就让司马铿自己说,

爱好中文网

司马铿也是从头开始说起,就说自己的事情,

当然,包括收受那些官员的钱财,包括帮着鲁王做事情等等,对于其他官员的问题,他一概不说,张昊现在也不问,先让他交代自己的事情再说。

裕王坐在那里,听着司马铿说着他贪腐的过程,那是大开眼界啊,从来没有想过,还有人可以这样贪腐,而且,司马铿看着人很老实的,怎么这么能贪腐啊,按照他自己交待的,他贪腐的钱财,折合起来,估计超过了100万两了,

但是张昊知道,司马铿还没有交代清楚,一个布政使,不可能就贪腐了这么点钱财,还不如一个县令,很多钱财,司马铿都藏匿起来了,张昊现在什么也不问,就是听着司马铿说。

司马铿坐在那里,说一会,看着张昊,看到张昊没有什么表情,又继续说,就这样来来回回弄了好几次,张昊也不搭理他,就是让他继续说下去,

但是裕王可是大开眼界了,真是没有想到啊,之前他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事情,不知道那些官员会这样,但是现在,他是见识到了!

差不多两个时辰,天都已经黑了,张昊他们饭都没有吃,而且也没有在司马铿府上吃饭的意思,一个是没有必要,

另外一个,司马铿都要查处了,自己也不可能在他家里吃饭。张昊看着审问完了,就是笑了一下,看着司马铿已经签字画押的那些东西。

“想让家人活命?”张昊看着司马铿问了起来。

“回大人,想!”司马铿对着张昊肯定的点头说道。

“那就再想想,考虑清楚了,明天我会继续派人过来。你愿意说就说,不愿意说就算了,我看你说了多少,才好和陛下那边求情,不管怎么说,你是主动坦白的,如果你要藏匿东西,那就不要怪我,避重就轻,我能理解,但是不是现在,所以你是需要考虑清楚的!”张昊看着司马铿说道。

“是,这。是,是,下官继续考虑清楚!”司马铿一听张昊这么说,马上点头说道,

而张昊则是带着裕王走了。出了司马铿府邸大门,裕王看着张昊问道:“他还没有说清楚?”

“说清楚?你让他说上三天三夜,他都未必能够说清楚,一个布政使,在济南置办了一个这么大的府邸,就放这个府邸,就要超过10万两银子,还不算里面的装饰,100万两左右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3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