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选拔赛结束前,迪伦曾经感叹过一句话——不知道在幻梦境死掉后,现实中我们是继续睡觉,还是被惊醒。

郑清觉得他现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。

当然,时间比预计的稍微晚了一些。

年轻公费生对选拔赛最后的印象是木偶人那句懒洋洋的‘祝大家做个好梦’,然后世界陷入一片黑暗,当他再次回过神,窗外的麻雀已经开始在树梢上多嘴,天还未亮,寝室里非常安静,只有两个深浅不一的呼噜声此起彼伏。

一个呼噜较重,属于辛胖子;另一个呼噜很轻,是肥猫团团的。

郑清看着头顶黑乎乎的帐子,努力回忆着昨晚的经历——比赛、食尸鬼、一群接着一群的食尸鬼、累死了、来了一个大家伙、然后比赛结束——年轻巫师渐渐睁大眼睛,离开幻梦境后,他并没有像木偶人说的那样‘做个好梦’,也没有如迪伦猜的那样被惊醒。

他没有任何感觉。

天就亮了。

彷佛在某个黑暗环境中安静度过了一段无意识的时光,但必须承认,这种深度睡眠是精神疲劳后绝佳的治愈药剂,就像现在,他感觉自己精神好极了。

年轻公费生蹑手蹑脚下床,在小精灵们的帮助下洗漱完毕后,自顾自去做早课,没有吵醒熟睡中的萧笑。

昨天萧笑被那黑暗涡流吞没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虽然不清楚幻梦境中比赛性质的死亡对现实会产生怎样的反馈,但肯定不会毫无影响。这种情况下,最佳的应对方桉就是顺其自然,等他们自然清醒。

今天是周末,早上睡懒觉的人原本就很多,再加上昨晚的赛事,校园里愈发显得清净,直到郑清做完早课,带着早点回到宿舍,一路都没碰到多少人。

回到宿舍,萧笑已经醒了,正睁着惺忪的睡眼,翻阅早上新到的报纸。而出乎郑清预料,辛胖子竟然也醒了,在埋头桌上奋笔疾书。

ahzww.org

“吃早饭啦?”

看到吃的,胖巫师顿时精神起来,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,嚷嚷道:“看着我变着花样夸你的份儿上,多请我吃个肉包不过分吧!”

“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?”

郑清递过纸袋,看着胖巫师,满脸狐疑,但立刻他就醒悟,胖巫师昨天并没有下场,他今天早上没起床只是单纯睡懒觉而已。

辛胖子迫不及待从纸袋里摸出一个肉包,一口塞进嘴里,心满意足的喘了口气,然后才用黏湖湖的声音简单回答道:“……赶稿啊!”

说着,他端起豆浆,顾不得用吸管,直接揭掉盖子,咕都咕都连灌好几口,吸吸熘熘连声咒骂了几句‘烫死人’之类的废话,声音才渐渐重新清晰起来:

“……今天早上编辑部发来的材料……你知道吗?昨天晚上的选拔赛,宥罪猎队在所有猎队中排名第七!仅次于校队、四支院队以及裁决猎队……包括血友、荣耀、有妖气、YPO、命运、泰一、3A、祥祺等等一大票老牌猎队,都倒在了最后三分钟!”

辛胖子挥舞着胳膊,越说越兴奋,甚至忘了他手上还抓着一个新肉包:“……满分!因为宥罪坚持到了最后,猎委会的五个裁判都给出了满分评价!用琳达学姐的话来说,这是‘校猎赛历史上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’!”

郑清小心翼翼盯着胖巫师手中的肉包,唯恐它在激动的胖手中破口,里面汁液乱飞。与他有相似动作的,还有蹲在床头的肥猫团团,只不过与男巫相比,它的念头更纯粹一点,只想吃掉那个包子。

“唔,听上去确实挺厉害。”

年轻公费生心不在焉的附和着——自己夸自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