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们想要第一,咱们就把第一让给他们好了,现在利康那边的光刻机该降价了吧。”

周铭的简单一番话,让王如军一下就打开了思路。

“对呀!原来我们为了弯道超车,必须抢在全世界前面搞出浸润式光刻机,现在虽然王仲敏先搞出来,我们失去了先发优势,但同样意味着二线技术被淘汰,我们就可以全世界收购二手设备,先巩固二级技术再说,毕竟绝大多数芯片是用不到65纳米级别制程的。”

王如军说的滔滔不绝:“而且现在王仲敏虽然搞出浸润式光刻机,但并不意味着就能马上量产65纳米芯片,甚至就连光刻机本身恐怕他都未必能首先拿到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!”

不愧是王如军!

周铭赞叹,虽然后世很多人都称王如军是芯片教父,但事实上技术并不是王如军的强项,行业规划才是。

就像这次王仲敏先突破浸润式光刻机的研发,尽管王如军有竞业协定无法真正全身心的投入进去,以及国内芯片技术积累的落后等等条件的制约,但总的来说,单论技术创新,王如军确实不如王仲敏。

饭团探书

但王如军真正的本事是统筹局面,是企业家,当初就是靠着一手逆周期建厂买设备的神操作,后来才被委任德州仪器副总裁的。

再加上原本的世界线,国内在光刻机领域全面落后,但哪怕到了后世制程都已经推进到了5纳米以下,但落后三代的28纳米制程,仍然可以满足超过70%以上的市场需要,国内也正是靠着国内的庞大市场,硬生生一点点把技术吃上来的。

因此周铭对眼下的局面根本不担心:最差不过就是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线上罢了,又不是没经历过。

王如军也越说越觉得局面开阔了:“而且正如周铭先生你所说,王仲敏联合AWSL研发浸润式光刻机给了利康相当大的压力,山本那个小鬼子最近疯了一样到处推销他的干式光刻机,甚至不惜血本降价搞优惠。”

“等这次发布会的新闻出来,再发酵一段时间,他们只会更着急,给出更大空间的优惠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!”

说到最后王如军无比感慨:“周铭先生你这思维太活跃了,原本万马齐喑的局面,没想到在你眼中却成了柳暗花明又一村,真是太厉害啦!”

“我只是提供了一个思路,后面都是王教授你自己想出来的。”

周铭客气一下,表示自己很期待看到未来的成绩。

……

一切正如周铭预计的那样,当王仲敏联合AWSL公司研发出浸润式光刻机的消息传来,给了利康公司当头一棒。

无数消息和分析人士都指出现在的局面对利康相当不利,甚至如果利康无法在短时间内有新的技术突破,那么利康很有可能会沦为二流光刻设备制造商。

虽然利康总裁山本正雄也想办法挽回,说明利康的X光扫描机和浸润式光刻机是两种不同的技术路线,此外利康光刻机在市

场上的反应很好,不是任何企业能随便抢走的。

但效果平平,还是拦不住利康暴跌的股价,短短几天时间,十几亿资金蒸发。

这个局面下,山本正雄简直要疯了,他不断的出访各国,希望能达成一个决定性的大单,许诺出各种优惠条件,可三桑那边在讨价还价,似乎华夏那边兴趣平平,急得他头发一把一把的狂掉。

“八嘎!这些西八混蛋,今天管我要这些好处,明天管我要那些好处,但就是从来不提订单的事情,这简直是最恶劣的客户!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3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