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处弼听到了这话,差点就乐出声来,最终还是控制住情绪。

“殿下,毕竟开光嘛,这也得看这些高僧乐不乐意,兴许他们觉得这一会要开光的物件多,所以就加快节奏。”

“再说了,这些开光的法器,日后也是用在我大唐对于高句丽的经济战上。”

“莫说是他们真的开光,就算是他们假的开光,臣都无所谓,只要他们能整出证来就成。”

“……处弼兄深谋远虑,你觉得没问题那就成。”已经听过了程三郎关于开光证书解释的李承乾恍然地点了点头。

反正处弼兄的各种骚操作一般人都看不明白,但只要是利于大唐的就成。

在这里熘达了一圈之后,欣赏了那些高僧大德怎么开的光,三人很低调地在这白马寺内熘达了一圈,这才晃晃悠悠地离开。

作为难得放个风的太子殿下,自然不可能只熘达一圈就回笼子,哦不,东宫。

所以在李恪的提议之下,三人决定到那汉唐商行牡丹亭桥北的那牡丹亭酒楼去。

在那里既可以赏景饮酒,又还能打打竹牌,消遣娱乐一番。

#####

还没到饭点,来点冰镇的绿蚁酒作为饮料,再摆上一些瓜果。

三人刚坐下聊了没几句,李承乾就抬起了头来,朝着宁忠道。

“你且先出去在外面守着,孤有事要与处弼兄和吴王商议。”

宁忠识趣地朝着李承乾一礼之后,退出到了雅间外面站定。

而程家人与吴王府侍卫也都很识趣地退到了更远一些的地方去,以保证里边三位聊天的私密性。

“前日,我入宫给父皇和母后请安,父皇告诉我,有意让我前往江南,以及山东之地,代天巡狩。”

“什么时候?”程处弼先是一愣,旋及面露喜色,这可是好事情。对于这位太子殿下而已,反正不是坏事。

“父皇尚未明言,不过父皇的意思是,应该是在今岁之内。”

“这可是好事情,恭喜殿下,贺喜殿下。”程处弼朝着李承乾一礼道。

“是啊,小弟也颇有受宠若惊之感,以往而言,都是天子出巡,太子监国。”

“父亲这么做,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身体的原因……”

说到了这,李承乾把目光投向了程三郎。

“殿下放心好了,陛下也就是腰有点毛病,只要陛下能够尊照医嘱,就不会有大问题。”

“倒是殿下,此番代天巡狩,还需要多加小心才是。”

李承乾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,抬手轻拍了拍自己那条命运坎坷的腿。

“这是自然,孤在经历了大劫之后,终于明白了千金之躯,坐不垂堂的道理。”

李承乾还把自己亲爹对于代天巡狩的安排也跟这二位吐露。

程处弼的亲爹,将会成为护送太子李承乾前往江南、山东之地的主将。

另外就是,他们父子二人将会连袂同行。对于此,程处弼全也不觉得意外。

毕竟太子殿下已经让那膘肥体壮的李象缺失了父爱差不多两年光景。

自然想要重新弥补一下,好好地重振父纲,避免孩子走上邪道。

而太子殿下还提及了另外一件事情,就是那位大唐副使王玄策,终于在那天竺之地办了一件彰显大唐国威的大事。

因为中天竺国伤害大唐使节团成员,正使也被弄死。

王玄策侥幸逃出之后,招募诸国义军,征讨中天竺国,最终,中天竺国主那伏帝阿罗那顺连战连败。

一干盟国也都被王玄策所统帅的联军给搞得七零八落。最终,阿罗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