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丸郑重的告戒,让勘九郎十分意外:

“连‘晓’组织的首领都已经死了,还需要如此郑重?”

“晓”组织的总体量,明面上也就一些S级叛忍再加上雨隐村,五大忍村联手,不说手到擒来,也不应该有太多麻烦才对。

“胜利是大概率事件,失败的话,也就轮不到我们考虑后果的。不过,谁能享受胜利的果实,还是未知数……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

勘九郎琢磨了一会,还没生锈坏掉的脑浆,到底还是有用的,勉强也想到了一些问题,

“如果打赢了,忍界联军会分崩离析,甚至反目成仇?”

“没那么夸张!”

大丸嘿嘿一笑,

“忍界联军的敌人,是‘晓’组织,可我们砂隐村的竞争对手,一直都是其它忍村,你能够想到这些问题,也算难得。不过,这次的麻烦不在这里,既然敌人敢和五大忍村对垒,肯定是有底气的。威胁整个忍界的敌人,当然得大家一起去消灭,我们不要逞强,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……”

“敌人有那么棘手,连磁遁都没法消灭?”

“火影六代目都死了,你说呢?”

提到这个不久之前轰动忍界的大新闻,勘九郎也无言以对。

良久之后,有些不服气的勘九郎勉为其难地点点头:

“好吧!虽然不知道你担心的是何方神圣,但是,我会多多照顾同胞的!”

大丸拍了拍勘九郎的肩膀,颇为赞赏小舅子的识时务,真要是不管不顾地莽撞家伙,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“其实,相比起你、手鞠以及许多同胞,我的风险反而更大!”

实力越强,占有忍界资源就越多,很容易惹起水面下真正巨鳄的注意。

可惜,大丸如今也是一条颇有分量的大鱼了,再想隐藏自身,偷偷摸摸猎取好处,已经不现实了。

藏不住啊!

举手投足,一举一动,只言片语,大丸都能通过冥冥中的直觉,间接观察到对周围的影响。

如果日向宁次当面,白眼全开,就能用命运感知看到,大丸就像一条被命运丝线编织而成的层层巨网包裹的九首巨鸟,随着不停地动作,周围的人的命运丝线不断崩裂,脱离原来的轨迹,并直接或者间接缠绕在九首巨鸟身上,汇聚成一片闪烁着金辉的半透明霓裳。

这是神之本能,脱离世俗,真正掌握自身命运,甚至有望将周围收拢,自成一体。

强大到一定程度的高手,几乎凭借直觉就能感受到这类人的巨大威胁。

一般情况下,这种程度的强者,都不会在忍界抛头露面,小水潭里成长起来的大鱼,继续和小鱼小虾在浅水里扑腾,对整个忍界其实是没好处的,于大丸而言,也是有副作用的。

群体命运之线的汇聚,会让大丸获得类似旋涡鸣人和宇智波左助那种“命运卷顾”的加持,但也会承受一些反噬,当波及整个忍界的命运大潮袭来的时候,自己可能就挣脱不了,没法像三大通灵兽圣地的仙人们那样,安坐幕后,坐山观虎斗了。

这,大概就是羁绊吧!

可惜,大丸虽然不想涉入忍界秘密太深,也难以斩断自己在忍界的因果关系,做个逍遥于物外的仙人。

见大丸说得有些验证,勘九郎迟疑着问道:

“既然你觉得木叶忍者是主力,那我们完全可以表现得不那么出挑……”

“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如果没有问题最好,真被人盯上,退缩逃跑比迎难而上还要危险,敌人是那种一旦压制不住,实力就会急剧膨胀的类型!”

刚刚破封而出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4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