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机子用一种仿佛慈父一般的平和运气,讲诉着多年前的那段不堪回首的激情往事。

从第一次与班媚儿相见,到私定终身,再到班媚儿怀孕,诞下二女,以及最后夜袭千面门,玉机子亲手斩杀班媚儿。

相隔百年的时间,玉机子只用一炷香的时间便讲诉完毕。

不是他说的简要,而是他与班媚儿都是人间的风云人物,二人在一起时,是一种见不得光的地下上情。

他们并不能像普通情侣那样游山玩水。

他们每一次的见面,都是秘密的,都是见不得人的。

所以,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共同经历的事情并不多。

在讲诉的过程中,玉机子的语气不喜,不悲,不怒,不怨,也不悔。

只是偶尔眼神有些迷离。

这表示,他并没有真正放下与班媚儿的那段情感。

班媚儿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之中。

她浑身控制不住一般的颤抖着,表情阴沉,宛如艳鬼临世。

这时,玉机子开口道:“其实夜袭千面门总坛的那个夜晚,我若想杀死小楼,易如反掌。

是我故意放小楼离开的。

不论怎么样,小楼都是我的外孙女。

血浓于水,我还没有残忍到杀害自己骨血的地步。

同样的理由,我也没有杀你,更对因为千面门的事情,牵扯到竹月。

包括少钦。

少钦与剑池共用一具身体,以为毫无破绽,没人能瞧出端倪。

可惜啊,他们还是小了我。

当时少钦在轮回大殿自尽之时,我便已经出,死的人不是少钦,而是有人易容假扮的。

他的千面门的少主,千面门精通易容术,有千面门的弟子,易容成他的模样,心甘情愿为他去死,这一点都不奇怪。

既然当时少钦以这种方式选择退隐,我也不好干涉。

就任由他和剑池在暗中折腾。

只是我没想到,少钦竟然会在暗中展开对苍云的复仇。

幸亏发觉的及时,否则死的人,就不是静水一人了。

纵然如此,我还是念及骨血之情,并不想杀他。”

这一刻,班媚儿不论愿不愿意相信,她知道玉机子说的都是真的。

自己与竹月的父亲,是眼前这个长发垂胸,道骨仙风的人间第一人。

可是,班竹水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亲生父亲。

她的内心是复杂的,是矛盾的。

玉机子杀死了她的丈夫,还将她困在此处近百年。

这些年,班竹水时时刻刻都想将玉机子剥皮实草,以解心头之狠。

她将半卷亡灵天书传授给玉机子,就是幻想着玉机子在修炼天书残卷的过程中,会和自己与元秦一样走火入魔。

近百年来,仇恨的种子早已经在班竹水的心中生根发芽,长成了参天大树。

可是,此刻她却得知,自己痛恨了半辈子的仇人,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!这事儿搁到谁的身上,都不会接受的!见班竹水因为过于吃惊而说不出话。

玉机子便站了起来,缓缓的道:“不论你接不接受,我都是的父亲,这也是我没有杀你的唯一原因。

前阵子,我遇到小楼了。

她没死,活的好好的。

而且修得了一身神秘莫测的秘法奇术,小小年纪,修为已达长生境界。

放眼整个三界修真史,在七十岁之前,便问鼎长生之人,寥寥无几。

比作为外公的我,要强太多了。

我是在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2页